最新版 Pentadactyl 支持Firefox 36.*

xpi 文件,直接选 Firefox 打开即可安装。

下载链接:

http://pan.baidu.com/s/1mgEANhA

好消息,官网终于又开始提供 nightly  build 了。

如果你更新完 Firefox 然后被提示之前的 Pentadactyl  不兼容了,那么去下面这个链接,下载安装即可。

http://5digits.org/nightlies

121 重新归一

当某天500G,或者1T 2T的硬盘上提示空间不足时,这才发觉原先设想中的巨型仓库竟然就这么被塞满了。如果再仔细瞅瞅,通常会发现,其实并不是保存多少资料文档,很大的可能则是一些文件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不同的分区或者文件夹里面,就像病毒一样自我复制,急遽消耗着硬盘资源。如果你用的SSD,那损失就更大了。

如此常见的需求,理论上自然不乏工具软件了。网上一通搜索,竟然只有寥寥几个,试用了一个似乎名叫easy duplicate finder的,功能平平,奇葩的是,居然还需缴费购买license,即使是个人或者家庭用户。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于是,就有了121,免费开放给个人和家庭用户,欢迎大家使用,更欢迎大家提供反馈意见。使用方法,请见 121 重新归一 页面。

Setting DNS in Ubuntu and chattr

Setting DNS in Ubuntu

As has been mentioned here on several occasions using Google’s Open DNS servers is a much better solution than using the DNS server provided by your ISP.

This is how to change your DNS setting in Ubuntu to use said Google DNS server using gedit as a text editor(substitute your editor of choice where gedit is used):

In a terminal:

sudo gedit /etc/resolve.conf

In order to use the Google DNS you will need to add two entries into the file as such:

nameserver 8.8.8.8
nameserver 8.8.4.4

Save the file

Now the only problem is the next time you reboot or restart your networking interface(s) your DNS servers will be reset by the system to use the settings given by the DHCP server. Since this is counter-productive to the task at hand we will write-protect the resolve.conf file using the following command in terminal

sudo chattr +i /etc/resolv.conf

This gives your resolv.conf file an immutable file attribute preventing anything from modifying it.
In turn if you ever decide you would like to change DNS servers again remember to use the following command before attempting to edit the file again:

sudo chattr -i /etc/resolv.conf

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清华报告称我国需警惕过渡时期体制定型化

2012年01月09日03:00  中国青年报
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

  “在今天,体制改革已经陷入困境,可以说是个不争的事实。近些年来,一些重要的改革措施被搁置,政治体制改革尚未进一步推进。”

清华大学凯风发展研究院社会进步研究所、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今天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系列研究报告”,指出我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改革中途,“不想过河”

在新的世纪走完10年后,国内的观察家说“中国社会的气质正在发生变化”;有人则认为改革已经终结,已经死亡。“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特征是改革,90年代的特征前期是改革后期是开放,而最新的这10年,维稳则成了最基本的基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流行的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认为出现了发展中国家经历的“中等收入陷阱”,另一种认为是改革处于停滞甚或倒退状态。

而这份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主笔撰写的报告指出,中国现在最需要警惕的,不是上述两者,而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指的是,改革和转型过程会造就一个既得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会阻止进一步变革,要求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形成使其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由此导致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和经济社会问题的不断积累。

“这就如同在一幢烂尾的大楼中,人们简单装修一下就搭灶做饭,娶妻生子,也俨然成为一片天地。”

报告认为:“过去,我们过多地强调了渐进式改革的优势,但现在看,一个渐进式改革的国家陷入转型陷阱的危险会大大增加。因为在渐进中,使转型过程停滞并定型化的机会太多,既得利益集团从容形成的条件更为有利。”

“其实,现在中国的改革困境并非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改革开始进入深水区,已经改不动了’。在改革初期,提出‘摸着石头过河’是一种现实的选择,但现在的问题是,可能是摸石头摸上瘾了,连河也不想过了。”

继续阅读 »

夜空繁星下

夜空繁星下